当好“守门员”,筑牢社区安全防线

一顶蓝帐篷、一把测温枪、一本登记簿,每人一部扫描身份证的手机,这是社区检测卡点工作人员的“标配”。邾城街新建社区的检测卡点,新洲区应急管理局11名下沉党员干部凭着“标配”,硬核守护社区安全防线近60天。

李菊华同志今年55岁,7月份即将办理退休手续。面对疫情,她迎难而上,主动请缨下沉社区,到防疫一线工作。

自2月16日以来,李菊华每天早中晚替换值守人员休息、吃饭,认真做好交接班,下一班人员没到前,不离开卡点。她坚持每天早上7点前到岗接替夜班人员,让他们早点回家休息。由于站立时间过长,腰椎间盘突出犯了,她愣是没吭一声,绑着腰带继续坚守。她说:“我是一名中共党员,无论何时何地,我都要践行党员职责,服务好群众,站好最后一班岗!”

孙敏在封堵通道设置卡点时,不小心脚崴了,她忍痛继续工作,被同事送到医院时脚已经肿得鞋子都脱不下来,在医院打了石膏后,孙敏直接去了卡点继续工作,没有请一天假。孙敏的儿子今年读高二,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夫妻俩都下沉到街镇,没人照顾生活,孙敏只能给孩子备些方便面充饥。“疫情当前,没有特殊情况。大家好了,才有小家的幸福!″孙敏说。

在同事眼中,汪红英不苟言语,默默做事。疫情刚暴发,她悄悄跟局办公室主任说:“如果哪里需要人就安排我去吧。看到医护人员都在抗疫一线奋战,作为一名党员,自己没能出一份力,心里着急。”下沉到社区后,她事事抢着干。前期摸排时,一天排查135户,不停地上下楼梯,膝盖疼、脚也肿,第二天,仍然咬紧牙继续干。

黄荣华家住三店,为了保证按时到岗,她骑着一辆借来的赛车,每天提前一个半小时出发,风雨无阻。

“老人家,您好!您这是要岀卡点么?我跟您老讲哈,这个老年人体质差,属于新冠病毒易感人群,您老可千万不要出门出社区,在家好好待着……″王旭烽善于做思想工作,经常是一席话让想外出人员心服口服返家。

“家里用得着这么多包菜、菜苔、莴苣吗?不用问了,是进社区卖东西吧。不要冒充志愿者,对不住,为了安全,不能让你进去。”刘俊明在“娘子军“中最年轻,在卡囗值守中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对以各种借口进出的人员细心甄别,耐心劝导。

汪坤和其他4名同志承担着卡点夜班值守,从不叫苦叫累,无论是凛冽寒风,还是疾风冷雨,他们的身影在社区检测卡点犹如松柏一样迎风而立。

社区封闭式管理期间,有的居民认为白天管理严格,晚上可以趁虚而出。谁知只要一出门就受阻,被人劝回。值守夜班的第一天晚上,汪坤没合眼,劝阻一波又一波的居民,直到凌晨。

哪里危险,杨志军就去哪里坚守,除了在卡点值守夜班,他主动请缨送病人到医院检查,对疑似病人家里、房前屋后进行消杀。杨志军坦言:“危险面前,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做。再说人群中少一个感染者,我们就少一分被感染的风险,帮助大家实际上也是帮助自己。”

2月15日下大雪,李树在社区各卡点绑水马,从上午一直忙到晚上8点没有停歇,手上水泡磨破都不知道。

李树的爱人是新洲区人民医院内科护士长,疫情暴发后,就没回过家。当得知李树也要去一线参加防控,他八十岁的父亲躺在床头哽咽着说:“树啊,去吧,一定要安全回家啊!”李树说:“自古终孝不能两全,我老父亲明白这个道理!”

朱启文是一名新党员,一天,他在倾盆大雨中值守6个多小时,记录进出小区人员信息、扫健康码,完全不顾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一个个夜班下来,朱启文活脱脱变成熊猫眼,他说:“有一份热,发一份光,防疫一线的经历使我更加坚定要在实干和服务中实现自身价值。”黄光明和他一样充满干劲,哪里需要就到哪里,“我们不煽情,我们直接上,我们能吃苦,我们够坚定。”黄光明的话语掷地有声。

这支11人的团队从2月7日至今没有休息过一天。从人员排查、发热人员统计、看望独居老人、收集购药单据、配送生活物资到送菜送药上门、发放防护物资,他们马不停蹄、不分昼夜地忙碌着。他们通过电话、微信了解居家隔离人员健康状况、精神状况、生活需求;为居民生活提供便利,做居民的代购、跑腿服务员。

“站立站得腰痛疼,扫码扫成颈椎病,走路走得腿发麻”,他们坚守中有酸甜苦辣,最让人高兴的值守工作得到社区居民理解、支持与配合。随着防控工作的不断推进,冲卡点的人没有了,自觉出示相关证件、扫码的人多了,卡点值守帐篷内时不时有无名捐赠:几副一次性手套、两套一次性防护服、几只无冲洗防护手凝胶、一箱方便面、几袋面包、两捆白菜苔或一捆莴苣,或是放下就离开,或是趁他们不注意塞进帐篷留张不签名纸条就走了。群众的行为让他们很感动,一位工作人员说,“非常暖心,战“疫”有你有我,有我们大家在一起,什么困难都不怕,胜利一定属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