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游时尚丨被打开的N号房间

据韩国媒体SBS报道,因涉嫌威胁未成年人拍摄性剥削视频,并在SNS上传播,“N号房telegram直播”的运营者“博士”19日晚上被拘留。

这一场恶魔的狂欢,时间从2018年下半年到2020年3月,由代号“博士”、“医生”等的核心嫌犯成员建群,聊天室里发布不堪入目的性剥削画面视频,涉及74名女子受害,16名未成年人,最小的孩子11岁,会员多达26万,上万人付费观看。

这次事件是3月9日爆发的,是因为两名大学生好奇去年韩国政府用强硬手段拦截的非法视频硬盘是不是真的被控制住了,由此开始了一系列调查。他们调查发现犯罪分子果然没有停止,而是找到了新的藏身之处——telegram。

嫌犯通过社交平台Telegram建立多个秘密聊天房间,将被威胁的女性(包括未成年人)作为性奴役的对象,并在房间内共享非法拍摄的性视频和照片的案件。

直播的罪恶程度令人发指,甚至涉及提前预告的线下强暴。难以想象围观的人无动于衷,看到暴行的发生而没有一个人报警!

韩国一共才5000万人,可是观看者竟然有26万,也就是,每100个韩国男性中,就有一人围观或为这些视频付费。

更可怕的是,一些付费会员居然以“消费者”自居,认为女生的错更大,自己付费后的权益没有得到维护,是不是也可以维权?!

@见过公主殿下:天呐,我刚刚和一个男生说这件事,他居然没什么反应说,太夸张了,还问我为什么她们不求救,是不是自己拍了那些照片?我简直是无语了。

@Rmoonchildd:我希望那26万人,以后的日子都活在被迫害的恐惧中,以后的每一天都遭受着心理与身体上的侵害并且没有人为他们发声。希望他们的每一天都生不如死,希望他们每一天都自杀失败,希望他们每一天都痛苦绝望。

3月21日,《想知道真相》节目发布了一张“N号房”事件主犯“博士”被警方押送时拍到的照片,照片中的“博士”带着口罩遮住了脸,但还是露出了部分脸部和眼睛。节目组在SNS上呼吁现实中认识“博士”的人向节目组提供案犯的详细资料。

韩国网络性暴力咨询中心代表徐承熙表示,针对「TelegramN房所有用户个人信息公开」的青瓦台留言板上有300多万人请愿要求公开该嫌犯信息,还有上百万请愿明确指出,是公开「N号房」所有的加入者而不仅仅是创办者。

愤怒的请愿者表示:“如果不是那些无视法律的消费者,创办者也不可能长久地运营这些聊天室。”

韩警方表态:“仅在N号房中接收过视频也是惩罚对象”,目前正在对“博士房”的1万名付费会员名单进行筛查。

就在今天下午,韩国总统文在寅也表示,要把这一事件视为重大犯罪彻查,严惩加害者,特别是对儿童、青少年实施的数码犯罪应予以更加严厉的处罚。政府不仅会删除非法视频,还会向受害者们提供包括法律、医疗、咨询等在内的所有必要的援助。

身体上刻上“奴隶”的字样,在群里被暴露个人信息,被迫上传各种露出性器官的视频,按要求把虫子、剪刀等异物放入体内……双眼空洞承受非人折磨的女孩们是怎么落入恶魔手中的呢?

一种是在推特上寻找合适的“猎物”,然后冒充网警以钓鱼链接获取真实身份,继而威胁要发给家长或学校,心生恐惧的孩子一步步按照恶魔的要求提供更多裸露的照片,进一步被胁迫,被侵犯。

另一种是以高额打工为诱饵引诱未成年人。在以"想不想做模特","想不想做网上约会兼职"为诱饵后,开始要求拍摄不太露骨的照片,以要签约为名义轻易地掌握了个人信息。孩子们对能用普通的照片赚取高额收入感到惊讶,但此后尺度变大,如果拒绝就会从那时开始被威胁。

看起来简单到随时可以终止的套路,真的能吓住那些未经世事的女孩子们!比起告诉父母、老师,报警,她们选择了以妥协换取短暂的安宁,最后被恶魔咬住咽喉拖入地狱。

韩国艺人李秉宪,宋慧乔前男友,坊间桃色新闻不断。结婚后,他与模特李智妍和女团GLAM成员金多喜交往甚密,被偷录下音频和视频。当李智妍和金多喜以此要挟李秉宪拿出50亿韩元封口费时,他立刻离开李智妍的家并报警。

事情就此结束。是不是觉得太过简单?真正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这么简单!是羞辱感、恐惧感,让事情变复杂。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语出三国诸葛亮《便宜十六策·斩断》。面对罪恶,一丁点的让步,都是给恶魔腾空间。

保护好自己,遇到任何自己解决不了的问题时,永远第一时间找父母帮助你,永远相信法律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