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口罩机,没有熔喷布” 口罩厂商的原材料卡喉难题

“我有熔喷布,谁有口罩机?”2月6日,中国石化在社交媒体发布这则消息后,很多人认为,离口罩短缺问题的解决,只剩一台口罩机的距离了。

不过,让口罩生产商广州服装批发陈晨(化名)没想到的是,他现在面临的难题是“我有口罩机,却没有熔喷布”。

在全民防疫的当下,口罩缺口依然巨大,口罩生产商全力复工增产,也有很多新成立或跨界转产的企业加入口罩生产大军,陈晨的企业就是其中之一。陈晨的公司今年2月21日刚成立,经营范围主要是口罩的生产和销售,口罩生产出来后将全部由政府调配。

早在2月上旬,陈晨联系上湖南博友等离子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下称“湖南博友”),向其订购了一批口罩机设备和一批口罩原材料,其中设备签订了合同,原材料没有签合同。口罩机整套设备含税价格为45.2万元。

2月11日,陈晨通过微信与湖南博友的销售员商定了原材料的采购量和价格。在他提供的清单中,本次采购包括熔喷布1吨,单价6.5万元/吨;无纺布、耳带(棉)、鼻梁条(铝)若干。双方商定,这批货的价格最终定为13万元。这批材料预计可生产80万个口罩成品。

双方谈妥之后,陈晨就付了货款,为了早点拿到货,他还给了5万的加急费,设备和原材料总共付了63.2万。其中,原材料的货款为13万元,陈晨分两次转账支付的:2月11日先付了5万元,次日付了剩下的8万元。转账记录显示,两笔款项均转至 “余显鹏”建行账户。公开资料显示,余显鹏为湖南博友的实际控制人。

陈晨认为,2月11日与湖南博友订立口头协议时,原材料的价格是按照当时的市场价确定的,即使后来的市场价格发生变化,湖南博友也应该按原定价格履约。

北京某律所的律师告诉记者,销售过程中的口头协议也算合同,不一定非得是一个双方盖章的正式纸质文件。“有聊天记录和付款证明也算达成协议了,款都付了,对方有按协议给付的义务。”该律师表示,遇到这种情况,可先采取协商的办法,协商不行就只能起诉。

不过,起诉意味着大量时间成本,陈晨等不起,他的公司成立时许下过“月底前一定把口罩生产出来”的承诺。最终,他接受了30万元/吨的价格。

2月26日,陈晨和同事终于拿到口罩机设备和原材料,从湖南返回了成都。不过他们并没有拿到全部的货物,采购设备中的3台电焊机以及一些零件尚没有拿到,湖南博友承诺2月28日将剩下的货物发至成都。直至3月2日,陈晨表示货物仍未发出。

湖南博友公司并不生产熔喷布。它向熔喷布供应商采购之后提供给口罩生产企业。根据企查查信息,湖南博友成立于2019年6月28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人民币,注册地址位于湖南省株洲市炎陵县霞阳镇炎西村西城大道(九龙经济开发区)。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司原本的经营范围为生产和销售自动化涂装设备、纳米喷涂设备等,不包括口罩生产设备。今年2月6日,其发生经营范围变更,增加了口罩生产设备的生产和销售。

湖南博友的实际控制人为余显鹏,即陈晨转账的收款账户。余显鹏控制着三家公司,除了湖南博友外,还有今年刚成立的湖南博友纳米材料科技有限公司、湖南博友医疗器械制造有限公司。其中湖南博友医疗器械制造有限公司今年2月7日成立,经营范围包括Ⅱ类6864医用卫生材料及敷料(防护服器具:防护服、医用口罩、手套、鞋套、帽子、无尘服)、医用消毒设备和器具的制造、销售。

也就是说,余显鹏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较为严重,口罩全国短缺的时候,才开始做起了“口罩生意”。

医用口罩至少包含3层无纺布,内外层为纺粘层,中间层为熔喷层,熔喷层主要发挥过滤细菌的作用,可以说熔喷布是医用口罩和N95口罩过滤性能的核心。

疫情暴发后,口罩短缺,熔喷布价格水涨船高。以前,熔喷布正常价格在每吨2万多元。目前,熔喷布市价已经到达20多万元,若有中间商加价,可达30万元,价格上涨超过了10倍。

一家济南的口罩生产厂商告诉记者,熔喷布很紧张,没有现货,价格将近30万每吨了。这家正在组建生产线的厂商,还没有找到熔喷布的供应商。

北京一家提供熔喷布的企业近日的报价为:28g/m2的熔喷布36万元/吨,25g/m2的熔喷布35万元/吨。其声称是从俄罗斯进口的熔喷布,货已经在国内,下单第二天即可发货。

大连的一家商贸公司对记者表示,可以提供熔喷布,但2月28日只能定3月25日的货,N95用熔喷布报价23万元/吨。

2月21日国务院客户端小程序上线“重点医疗防控物资生产供需对接专区”,以帮助医疗防控物资生产企业的需求对接。在需求方,大量企业都在“急求”、“急购”熔喷布,有的企业称,“口罩机已到货,急缺熔喷布生产”。

而从供应方看,能提供熔喷布的企业很少。一家位于深圳的公司发布了供应进口熔喷布的消息,称货源来自中亚地区、俄罗斯,报价为17.7万元/吨。不过,记者向该公司联系人咨询后了解到,2月28日其熔喷布价格已经涨至17.9万元/吨。对方还称,目前每日订单量为产量的3倍,2月底下单要排到3月10号才能发货。运输方式可选中欧班列或空运,中欧班列22吨起订;空运5吨起订,但需加价3.5万元,即21.4万元/吨;不足5吨空运订单再加价1万元,即22.4万元/吨。

根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纺粘法非织造布分会统计,2018年中国熔喷法非织造布生产能力为83240吨,实际产量为53523吨。而这是对应正常时期的需求量,在疫情之下这一产量远远不足。

根据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秘书长丛亮在国新办2月24日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数据,截至2月22日,我国口罩的日产量已经达到5477万只,近20天以来累计生产口罩5.7亿只;N95口罩日产量已经达到91.9万只。口罩的日产量与需求量之间相差10倍。

新京报记者联系了此前发布寻找口罩机信息的中国石化,其表示第二天就对接了口罩厂商,熔喷布全部给了厂商进行生产,目前已经没有熔喷布了。

不过,作为熔喷布原料聚丙烯的主要生产商,中国石化已经于2月24日宣布将投资约2亿元自建10条熔喷布生产线。10条生产线的熔喷布产量每天可以生产360万片N95口罩,或者1800万片医用平面口罩。目前生产线尚未投产。

相关政策也在发力。丛亮表示,国家发改委的保供工作重点正逐步转向普通医用和普通口罩上来。重点工作包括推动口罩企业全面恢复生产,支持增产扩能,以及保障全产业链协调运行,积极协调熔喷无纺布、口罩机及零部件等关键原材料和设备企业加快生产,满足口罩企业生产扩能急需,提高全产业链运行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