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健康码还要纸质证明,公章崇拜该治

当前,各地正在积极推进复工复产,但记者在中部某省走访时发现,虽然各地已推出便捷的健康码,有些地方的用工单位仍要求劳动者提供地方出具的纸质健康证明。有的单位认为,加盖了公章的纸质证明更权威、更有说服力。这一要求,给很多人的返岗复工之路平添烦恼。

电子版健康码与纸质版健康证明的功能,实质上是相同的,都是证明持有人已具备返岗复工条件。在大力提倡数字政务、大数据治理的背景下,迷恋传统的纸质证明,暴露了一些地方、一些单位的“纸质依赖”与“公章崇拜”。这是“奇葩证明”乱象的根源,必须坚决反对。

电子健康码的效力比不上纸质健康证明?这是“纸质依赖”思维导致的认知偏差。截至2月底,全国已有200多个地市推出健康码,借助信息化手段筑牢了防疫网络。虽然暂时没有做到“一码通全国”,但所有这些健康码都是地方政府主导的,实质上已经成为电子政务体系的一部分。有地方政府为其背书,用人单位完全可以对其效力放心。

事实上,电子健康码不仅与纸质健康证明具有同等效力,而且比纸质证明更规范、更难造假。大数据治理是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方向,浙江等地从一开始就积极发力健康码,不断完善,并与多个省份实现了互认,就是因为数字政务具有低成本、高效率、难造假等显著优势。

明明拿手机扫一扫就可以确认的事,非要让群众来回跑腿折腾,这就是典型的“公章崇拜”。此前记者在东部某省采访时,一些地方、一些单位曾表示,网络办理看不见摸不着,“掌上证明”没有公章不踏实,拿到加盖公章的纸质证明才能存档、才能心安。这种有一定代表性的心态,在疫情防控、尽量减少接触的特殊背景下,显得尤其荒诞。

当然,我们也注意到,目前部分地方的健康码基础建设不完善,在一些个案中存在数据更新不及时的问题。但是,面对这些技术性问题,治本之策应是加大对本地数字建设、数字管理的重视力度,想方设法让健康码变得更完善好用。如果因这个理由,反而将电子健康码“供”起来,倒退到“纸质证明”时代,岂不是完全走错了方向?

此次疫情中,利用大数据思维进行防控的成效有目共睹。以数字信息手段实现治理现代化,也是未来城乡发展的必由之路。要让大数据在更多的地区真正发挥出应有的治理能量,一定要摒弃“纸质依赖”和“公章崇拜”。有健康码还要纸质健康证明,这种倾向必须坚决治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