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的希望”载人“龙”飞船升空背后:大国面子与竞选助力

当地时间5月30日成功发射SpaceX载人“龙”飞船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总统宣称,美国已重新获得在太空中“世界领导者”的地位。

“美国已经重新获得了我们作为世界领导人的声誉。”特朗普在肯尼迪航天中心讲话时说,“不可思议,这样的技术,这样的力量……我认为这次发射对我们国家而言是一次重要的激励,明年经济将是最好的一年,现在我们又重回世界冠军,而且这只是一个开始。”

在特朗普看来,这显然是一件值得自豪和称赞的大事。因为这是自2011年航天飞机退役后,美国首次使用本国火箭和载人飞船成功将宇航员送入太空,并且在疫情和骚乱冲击下,特朗普更需要这场航天上的成功。

2011年7月21日,“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在佛罗里达肯尼迪航天中心跑道上缓缓减速,这是美国航天飞机最后一飞,美国独立载人航天事业按下了暂停键。航天飞机退役后9年时间里,美国宇航员往返国际空间站只能依靠俄罗斯的载人飞船。

因此,当地时间30日升空的这艘SpaceX“龙”飞船犹如“全村的希望”,承载了更多非航天技术上的重担:大国的面子、特朗普的竞选、疫情期间振奋国人……

正如美国宇航局(NASA)局长吉姆·布莱登斯汀在2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这是一次让整个美国团结在一起的独特机会,我们可以展望光明的未来。”

特朗普对这次载人“龙”飞船首次发射任务非常重视。一名白宫官员22日表示,美总统计划27日前往肯尼迪航天中心,见证近9年来美国人首次乘坐本国飞船进入太空。副总统彭斯此前已在5月19日召开的国家航天委员会会议上宣布自己要出席观看发射。发射临时推迟后,两人也表示将再度出席。

对于总统和副总统都亲临现场观看发射,美国宇航局局长布莱登斯坦23日在社交媒体上对特朗普和彭斯前来表示欢迎,称发射迎来“空间探测的新时代”。布莱登斯坦称,“在特朗普总统领导下,我们正再次用美国火箭从美国本土发射美国航天员。”

美国航天新闻网指出,美国总统亲自出席美国航天发射活动很少见,总统和副总统同时现身观看更是罕见。尼克松到场观看了1969年11月的“阿波罗”12号发射,这是美国第二次载人登月任务。1998年10月,克林顿出席了“发现”号航天飞机发射任务,原因是参议员格伦是那次任务的机组成员。奥巴马2011年4月计划现场观看“奋进”号航天飞机发射任务,但当天的发射因技术问题被取消,任务最终在几周后进行,但奥巴马没有再前往航天发射中心观看。

特朗普在宣布取消27日发射计划后马上离开肯尼迪航天中心,与奥巴马不同,特朗普30日再次前往发射场参观发射,足见其对此次发射的重视。

载人“龙”飞船是美国历史上首个上天的商业载人飞船,飞船采用了当下主流的两艘构型设计——返回舱+服务舱,高6.1米,重约4.2吨,一次最多可以运载7名航天员,7名航天员都坐在加压舱内,座位排放是前面3个,后面4个,在人员转移上的优势与美国宇航局航天飞机相当,载人“龙”飞船使用了大量的成熟技术和一些先进的制造工艺,如果不搭载7名宇航员,还可以转载等量的货物。

“载人‘龙’飞船最大的技术亮点是采用了首创的新型发射逃逸系统。飞船不需要火箭逃逸塔逃生,而是利用自身装备的8台‘超级天龙座’发动机逃生。”航天专家庞之浩介绍指出,“不同以往逃逸塔系统,飞船可以在上升阶段任何时刻都能逃逸,更加安全。”

“载人‘龙’飞船自动化程度很高,配备触摸控制屏、全自动驾驶系统等,此次发射也将继续验证一些世界领先水平的航天技术,这对提升美国航天科技实力有不小帮助。”庞之浩表示。

除了技术意义,经济意义也值得关注。美国目前购买俄罗斯“联盟”飞船一个座位高达9000万美元,而载人“龙”飞船只需要5500万美元左右(也有称2000万美元),大幅降低美国宇航局载人航天方面的支出,省下来的钱可以用于其他项目。

载人“龙”飞船对于美国航天非常重要,对于特朗普政府也同样非常重要。《华盛顿邮报》24日刊文认为,这是特朗普政府成败的关键时刻。如果顺利,这将是一个代表美国在航天领域领导地位的胜利时刻,毫无疑问是选举年的竞选广告。如果出现问题,这将是一次惊人的打击,可能令美国宇航局摇摇欲坠并危及美国2024年航天员重返月球的计划。

太空是特朗普打造政绩的一个重要舞台。组建独立天军、2024年载人登月……特朗普在太空领域做了不少文章。虽然载人“龙”飞船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种下的“果树”,但收获者却是特朗普,特朗普对这个项目也没有批评过。

在庞之浩看来,此次成功上还给美国挽回了一些面子,首屈一指的航天强国——美国将很快不再依赖俄罗斯载人飞船。

发射升空只是此次任务的一部分,接下来载人“龙”飞船将与国际空间站对接,两名宇航员预计在空间站驻留30至119天,具体时间取决于飞船、宇航员在轨状况以及下一艘飞船准备工作进展。完成驻留后,宇航员将乘坐飞船返回地球,只有等两名宇航员安全返回地球,整个任务才算成功。

如果此次任务圆满成功,那是否意味着美国可以完全摆脱对俄罗斯飞船的依赖呢?实际情况是,还要依赖一段时间。

5月12日,航天新闻网报道称,为防备商业载人运输项目出现进一步推迟,美国宇航局将花费超过9000万美元买下俄“联盟”号飞船今年秋天发往国际空间站时的一个座位。美国宇航局称,这项交易意在“保证我局能继续信守承诺,通过保持美国在国际空间站上的持续存在来实现安全运行”,直至商业载人运输飞船进入常态化服务阶段。

根据相关统计,俄罗斯联盟号飞船每个座位的费用连年涨价,2007年的单价只要2180万美元,而到了2020年座位的单价涨价超过4倍,达9000万美元。对于座位不断涨价,美国一直颇有微词。

由于波音和SpaceX公司承担的商业载人运输项目屡度推迟,原计划2017年发射,最后推迟至2020年。这迫使美国宇航局只得以总体上越来越贵的价格购买更多“联盟”号座位。美国宇航局总检察长办公室去年11月的一篇报告称,自2017年商业载人运输飞行原定启动时间过去以来,因波音和SpaceX公司飞船研制工作遭遇推迟,该局又花费约10亿美元增购了12个联盟号座位,以保证其能够继续造访空间站。

至于明年春季是否还会向俄罗斯再购买一个座位,布莱登斯坦表示,取决于此次载人“龙”飞船任务的进行情况和下一艘飞船“机组”1任务的准备情况。

波音CST-100糟糕的首飞表现也会一定程度上影响美国载人航天计划。去年12月,CST-100飞船进行了首次发射,却因为计时器问题提前返回地球,未能与国际空间站对接,如此低级的失误让外界大跌眼镜。此外,该飞船的降落伞也出现过问题。这些问题导致CST-100飞船首次载人飞行再次推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