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竹轩奋斗史:从黄包车夫到上海滩大亨,人称“江北皇帝”

老舍先生有着这样一部家喻户晓的小说《骆驼祥子》,里面主人公祥子是一名来自农村的人力车夫,祥子勤劳善良侠义,但都市文明病与都市个体劳动者之间的冲突,使得祥子无法摆脱小生产者的局限和拜金享乐主义的侵蚀,最后一步步走向堕落。

虽然祥子是那个时代大多数人力车夫的缩影,然而,仍是有极少数人从中脱颖而出,凭借自己的奋斗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而这篇文章的主人公:顾竹轩。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顾竹轩,字如茂,光绪十一年(1885)生于江苏盐城一户十分贫苦的人家。顾竹轩的家境贫寒,别说上学了,连吃顿饱饭都成问题。据记载,光绪二十七年(1901)江苏发生了罕见的大饥荒,哀鸿遍野,民不聊生。为了混口饭吃,当时年仅16岁的顾竹轩跟随母亲与兄长顾茂松等人驾船逃离了家乡,来到了上海的十六铺码头。

上海自从成为5个通商口岸之一,在短短时间内由一个偏僻荒凉的小县城摇身一变一跃成为了中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车水马龙的街道,对顾竹轩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来说,必定是充满新奇的。然而有句话说得好“热闹都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这繁华与喧嚣与顾竹轩沾不上什么关系,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上海滩上生存下来。

顾竹轩大字不识一个的,更没有什么“创业基金”,只能靠卖力气吃饭。就这样,他成为了上海公共租界协记公司的一名人力车夫,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奔走于上海滩的大街小巷。

但顾竹轩是个有野心的人,自然不甘一辈子就与黄包车打交道。一年后,擅长钻营的顾竹轩就在别人的介绍下加入了青帮,成为当时青帮一个头目刘登阶手下“通”字辈的一个小喽啰。

偌大的上海滩上这样像顾竹轩这样的小喽啰不知凡几,然而我们说过,顾竹轩善钻营,也称得上是长袖善舞,很快,他就被招揽到巡捕房去做了一名华人巡捕。

当时的很多华人巡捕名声都不太好,他们在洋人面前唯唯诺诺,在上海市民面前耀武扬威。这个职位油水自然是有的,许多人都是梦寐以求,然而顾竹轩却并不满足,他认为这并不是一条有前途的道路。过了几年,他在赚上一笔钱后,果断辞去了华人巡捕的职务,买了几辆黄包车,开始以租赁车子为生。

顾竹轩几年的华人巡捕生涯为他在租界和华人圈都积攒下了不少人脉,因此他的租赁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这种私人资本经营所获得的收益无疑是巨大的,他不断买进黄包车,生意越做越大,将地盘扩展到了整个上海滩。据说最多的时候,他拥有几千辆黄包车。

顾竹轩的野心还不止于此,他在车行赚得钵满盆满后,又将眼光转向了娱乐业。在上世纪的20年代初期,他在南京路开了一家舞厅,叫作天蟾舞台,生意十分火爆。上海的永安公司也看中了这块地盘,当时公司的掌舵人郭氏兄弟伙同上海租界的工部局,勒令天蟾舞台搬迁让出这块地盘。

这种窝囊气顾竹轩自然不肯咽下,决心找洋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顾竹轩已经不是那个只会打打杀杀用暴力解决的小喽啰了,既然要维权,那该怎么办呢?当然就是打官司了。他高价聘请了洋人律师,很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是洋人设立于租界内的最高行政机构,和他们打官司,不是拿鸡蛋碰石头吗?

果真,案子迟迟得不到解决,官司从上海一直打到了英国的上诉法院。终于,英国上诉法院判决工部局败诉,赔偿了顾竹轩10万银元的上诉费。

这消息一出,上海各界一片哗然。这是上海滩开埠以来,中国人第一次在与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官司中胜诉。顾竹轩就此名声大噪,被人们尊称为“江北皇帝”。

顾竹轩也算做到了“苟富贵,无相忘”,他在从事有关乡亲的善举时,向来都是躬亲其事,尽力解决,不挂虚衔。比如在1931年时,他的家乡再次发生水患,他奔走于红十字会和华洋义贩会之间争取到了许多药品和粮食。他还低价甩卖了自己的天蟾玻璃厂,筹集了6万多银元,送回家乡解决燃眉之需,此举实在令人敬佩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