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抓先行先试机遇!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迈入新征程|陆家嘴论坛·全体会议

6月18日,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的开幕式上,一行两会相继表示大力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并将重大改革创新措施在上海先试先行。

三十载持之以恒的坚守,十余年寒来暑往的荏苒,来到承上启下关键之年的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上,交出一份硕果累累的答卷,亦积累下诸多积极有益的经验。

无论是全球最齐全的金融要素市场之一,还是名副其实的全球资产管理中心,亦或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桥头堡及前沿窗口,上海在全球的金融话语权持续提升,影响力不断增强。

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将肩负新的使命,踏上新的征程。6月18日,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的开幕式上,一行两会相继表示大力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并将重大改革创新措施在上海先试先行。

“中国证监会将一如既往地大力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支持资本市场重大改革创新措施在上海先行先试。”中国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作主题演讲时表示,在要素市场建设方面,证监会将继续支持上海股票市场、债券市场、期货和金融衍生品市场开放发展,支持交易所与境外市场加强多种形式的合作。

在优化金融法治环境方面,易会满透露,证监会将继续加强与司法机关的合作,支持上海在证券代表人诉讼、全国性的证券期货纠纷调节等方面积极探索实践,努力建设诚信、法治的资本市场的示范区。

上海的功能及定位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中具有导向作用。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的讲话围绕“五个中心”展开,即上海正成为开放的人民币资产配置中心、人民币金融资产风险管理中心、金融开放中心、优质营商环境的示范中心以及金融科技中心。

易纲强调,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还可在人民币可自由兑换和资本项目可兑换方面进一步先行先试,只要符合反洗钱、反恐融资和反避税监管要求,正常贸易和投资需要的资金都可以自由进出。

“支持区域金融改革开放,特别是上海自贸区先行先试。”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指出,将与香港金融管理部门保持密切沟通,为进一步巩固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深化两地金融合作创造更加有利条件。

上海已拥有了比较完备的金融要素市场。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透露,人民银行、国家外汇局将一如既往地支持、配合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推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再上新台阶:

2009年4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 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19号文),以国家文件形式正式对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进行指导,明确提出“到2020年上海要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

十余载寒来暑往,上海交出一份靓丽的答卷。上海是全球金融要素市场最齐备的城市之一。目前,上海集聚了包括股票、债券、期货、货币、票据、外汇、黄金、保险、信托等各类要素市场。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力发展以人民币计价的要素市场,主要是可以提升人民币资产的国际定价权、强化上海人民币在岸中心的地位。”

上海金融市场规模居全球前列,能级显著提升。2019年,上海金融市场成交总额1934.3万亿元,同比增长16.6%;金融市场直接融资额达12.7万亿元,占全国直接融资总额85%以上。

野村控股中国委员会主席饭山俊康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上海拥有世界上最具活力的金融市场之一,并通过发展多层次的一级证券市场,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其中包括一个创新公司在生命早期就容易筹集资金的市场。同时,与外资公司的合作及开发高品质的办公空间也帮助上海朝着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目标迈进。

2019年,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筹资总额位居全球第二位,全年股票交易额、年末股票市值均位居全球第四位。上海黄金交易所场内现货黄金交易量多年位居全球第一位。上海期货交易所螺纹钢、铜、镍等多个期货品种交易量位居全球前列,原油期货成交量居全球第三位。

“在国内三大金融中心(上海、北京、深圳)中,上海金融市场规模是最大的,金融市场的国际化程度是最高的,金融产业综合竞争力是最强的。”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自贸区研究院副院长肖本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肖本华看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重要经验是以金融市场建设和金融发展环境建设为核心,以提高金融国际化为重点,加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与上海自贸区建设的联动,不断扩大金融开放,形成了“上海金”、“上海油”、“上海铜”等品牌。

“对比全球排名前四位的四个金融中心,纽约和伦敦之间隔着大西洋海域,上海和东京也是隔海相望,两两之间形成双足鼎立格局。四个金融中心基本代表四种重要的国际主权货币,实际上,上海已代表中国加入国际金融体系中。”华略智库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赵永超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认为。

多年来,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取得累累硕果,亦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赵永超进一步分析称:

一是上海金融中心的定位准确。自1990年确定浦东开发开放以来,30年定位未曾变化过,始终保持战略的定力并坚持执行。

二是上海金融中心的路径显著。通过建设金融市场,实现金融功能提升,进而通过金融功能来集聚金融机构及金融资源,这是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基本经验,也是重要经验。

三是上海金融中心的实践清晰。人民币国际化作为走向国际、对接国际市场的重要抓手和支点,上海提出较早,推动路径也较为清晰。多年来,上海已逐渐将人民币国际化的桥头堡和重要门户的定位紧紧攥牢。

四是上海金融中心的激励明确。上海始终紧抓金融创新,来激发金融活力,推动我国金融业的发展,成为金融创新发展的高地。

五是上海金融中心的协同紧密。上海金融发展牢牢与承接的各项国家重大战略高效有机整合与支撑,如科创板、注册制、进博会等。落地国家战略的同时,上海金融辐射全国、服务全球的功能亦得到提升。

在深谋远虑的布局、坚实有力的执行基础上,如今,上海已经成为中外金融机构最重要的集聚地之一,各类持牌机构超过1600家,外资金融机构占30%以上。

近年来,上海资产管理行业全球影响力持续提升,根据第27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 27)的细分板块排名,上海在投资管理板块排名全球第二位、全国第一位。

数据显示,2019年末,上海全口径资管规模约22万亿元,占全国比重约20%。其中,保险资管规模6.4万亿元,占全国的35%;公募基金规模5.2万亿元,占全国的40%;公募基金管理人62家,占全国43%;私募基金管理人4705家,管理基金数量22731只,均为全国第一。

目前,全球资管规模前十位的资管机构均已在沪设立机构并开展业务。3家首批外商独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路博迈集团、富达国际已正式向证监会提交在沪设立申请。

“这是很好的事情,大家有竞争才有进步。就像国外的家电企业进入中国市场,最终受益的还是消费者。”沪上某内资公募基金经理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疫情不改变外资资管机构对中国市场长期看好的趋势。6月18日,贝莱德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通过视频的方式发言,“贝莱德将继续扩大在中国的业务,不断提高我们在当地投资的经验,尤其是在上海。我们会帮助我们的客户探索中国巨大并不断增长的机会,增加其在中国的在岸资产。”

“我们希望通过去年开业的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尽全力地为中国的进一步发展作出贡献。”野村控股株式会社董事长永井浩二在致辞中说。

2020年,上海迎来一个重要的承上启下之关键节点,将承担全新的使命,力争在强化“四大功能”方面取得新突破,着力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

“未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应继续在金融开放上做文章。”肖本华认为,应充分利用上海自贸区尤其是临港新片区金融先行先试的机遇,依托长三角经济腹地,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和金融服务业对外开放上先行先试,丰富上海金融市场体系,集聚更多有影响力的金融机构和国际性金融组织,进一步提高上海在国际金融市场中的话语权。

在饭山俊康看来,为了吸引国际投资者,不仅仅是放宽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的申请限制,还需要为国际投资者提供例如REITs(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和绿色债券等有吸引力的产品。从监管的角度而言,创造更有利于国际投资者同时在境内外融资的环境很关键,比如境外机构债券的发行和境外借款方面放松外汇管制。

具体而言,一是深化上海金融市场深度。目前就交易品种广度来说,上海的金融体系较为完备,但深度还有待加强,还有很长的路可以去走。

二是继续将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提升金融国际中心能级作为重要抓手,围绕人民币产品国际化的配套服务体系或服务生态,加强发展和支撑方面的建设。

三是金融业态方面,建议将代表资金配置基础盘的FICC业务(固收、外汇及大宗商品),作为未来进一步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重要突破点之一。

四是进一步发力国际金融治理体系。作为参与国际治理体系的重要平台和抓手,上海若想建成比肩纽约、伦敦层级的金融中心,还可持续优化国际金融治理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