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公司去金融才能规避算法科技带来的新型共谋

科技公司涉足金融已经多年,而近年来接连爆出科技公司或科技公司高管涉及到金融违规事件,则从另一个角度释放出一个信号——科技公司去金融已经成为现实问题,科技公司与金融关系的正确姿势到底是什么?如何规避新型共谋才是关键。

6月24日,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公布的最新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北京新浪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涉及九项支付违法行为,于6月18日被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65.888648万元,并处罚款1718.443240万元,罚没合计1884.331888万元。

公告显示,新浪支付违法行为类型包括:未落实特约商户管理责任;支付交易信息未落实真实、完整、可追溯要求;为不符合规定的商户开通代收业务;未按规定与外包服务机构开展业务合作;违规开立与使用支付账户;未按规定管理客户备付金;未按规定公开披露有关事项;未按规定办理相关变更事项;未按规定建立相关制度办法等“九宗罪”。

第三方支付机构仍然面临严监管的态势,今年以来,已有多家支付机构收到了高额罚单。其中,未按规定存放和管理客户备付金是很多支付机构被罚原因,备付金是第三方支付违规多发地带。

6月24日,证监会在官网披露,依法对汪耀元、汪琤琤父女内幕交易“健康元”股票案作出行政处罚,罚没款合计36亿余元,天价罚金足以引发市场震动,而背后牵扯出腾讯创始人马化腾、众安保险掌门人欧亚平,则更令这起内幕交易案显得不那么普通。

正如当年互联网金融风起时,各大IT巨头纷纷布局科技金融领域,如今,随着国家对于金融监管尤其是P2P业务的进一步规范化,这些科技企业旗下的金融公司也纷纷去金融化。

据新浪科技报道,支付宝的母公司名称已由“蚂蚁金服”改为“蚂蚁集团”,全称是“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据称,早在 2014 年 10 月,以支付宝为主体筹建阿里小微金服的时候,公司就持有了antgroup的域名,当时已经考虑到提前布局蚂蚁集团的名称。

蚂蚁官方回应称,“新名称意味着我们将全面服务社会和经济数字化升级的需求,但蚂蚁还是那个蚂蚁,坚持创新,用技术为全球消费者和小微企业创造价值,是我们不变的初心。”

可以想见,蚂蚁金服此番更名,既是迫于监管的压力,也是行业发展大势所趋,这也是马云继“新零售”之后所讲的“新金融”概念的最终落脚点。

2019年11月,京东金融宣布正式更名。京东数字科技CEO陈生强当时曾明确表示,“京东金融作为京东数字科技集团旗下子品牌,未来仍将是京东数字科技的最核心板块之一。此外,京东数字科技旗下还将包括着京东城市、京东农牧、京东钼媒、京东少东家等子品牌。”

6月26日消息,京东公告:本公司于2017年6月已完成对北京京东金融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的重组。由于重组,本公司出售持有的京东数科全部股权,自此京东数科的财务业绩不再并入本公司。

本公司将向京东数科增资人民币17.8亿元现金用于收购额外股权以符合中国法律的注册资本出资要求。上述交易完成后,本公司将持有京东数科合共36.8%的股权。

据小米集团招股书,小米金融将作为独立主体逐步剥离。其时,小米在金融领域已拥有银行、保险经纪、第三方支付、网络小贷、商业保理等多块牌照。2019年5月,洞见金融科技(Insight Fintech)跻身首批香港虚拟银行牌照获批名单,洞见金融科技由小米及尚乘集团合组。

2019年9月,北京小米支付技术有限公司更名为小米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小米数科),小米数科对外投资两家公司,包括上海小米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成都倍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均为全资控股。其中,上海小米金融疑为小米金融运营主体,介绍称小米金融系小米旗下综合金融服务平台,提供理财、贷款、保险等金融信息服务。

尽管小米数科2013年即已成立,查询央行官网发现,小米数科并未直接持有支付牌照。相关介绍显示,小米数科运营小米钱包,在应用商城可下载同时嵌入小米手机;小米金融提供理财、贷款等服务;捷付睿通则为小米的闭环完成关键步骤——牌照。

拍拍贷创始人、联席CEO张俊在2019中小银行发展高峰论坛上曾表示:“虽然拍拍贷现在还有一些P2P的余额,但是已经没有P2P的新增交易,公司的主战场已转向金融科技。”他透露:目前拍拍贷已与20余家各类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同时,今后所有撮合成交额的资金均来自机构。

关于科技与金融的关系,这些年来一直在不断探索和试错,然而,却越来越多地走入到科技创新金融的误区。

其实,回归商业本质就特别容易回答这个问题:科技到底是手段还是目的?如果是手段,那就是科技为金融服务,通过科学技术的创新,让现有金融体系运行更完善、更有序,而如果科技是目的,那么,就应该以金融服务为主,只是需要辅以科技手段时,由科技公司去开发。

说白了,就是一个老掉牙的话题:科技公司窥视金融没有问题,但是,不能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为什么这样说呢?牛津大学竞争法教授,牛津大学竞争法与政策中心主任、阿里尔·扎拉奇在著作《算法的陷阱》中曾经有过深入的研究,得出结论是:算法是可能促成新型垄断,颠覆市场规则,因为算法会带来“新型共谋”。

比如,技术可以作为工具执行人类设定的共谋计划,也可以因几家公司共同外包给同一家科技公司而让这家科技公司应用技术而达成自己的目的,如果每家公司都不再外包,那就会形成预测型代理人场景,预测端就可以作弊,当然,最可怕的新型共谋是电子眼场景,也叫上帝之眼场景,也就是当未来企业将定价的决策权完全交给人工智能,人类彻底不参与,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实现完美的共谋,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甚至不会有人注意到,也就是机器的决策权逐步升级,并最终代替人类,掌控全局。

《北史.袁翻传》曾有“瓜田李下,古人所慎”之说,古乐府《君子行》里面也有两句诗文: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就是说:站在瓜田里面的时候,最好不要弯下身体去提鞋子,站在李子树下的时候,最好不要伸起手去整理头上的帽子。因为,当你在弯下身去提鞋时,很容易被人误会你在偷瓜,而当你在举手整理帽子的时候,就很容易被人怀疑你是在偷摘李子。

科技公司要想规避新型共谋之嫌,也应该让科技回归技术本身,让金融回归金融本质,而不是主动下场参与,阿里尔·扎拉奇的建议,在算法时代,完全依靠市场看不见的手,已经不能起到充分的调节作用,政府这只有形的手,很有必要介入。具体做法是,首先是升级监管制度,用算法来监管算法。其次,政府应该赋予消费者更多的权力。最后,政府还应该扶植技术创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