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汇率连贬7周逼近6.6元关口 外贸企业“多收了三五斗”

  叮!一声短信提示声响后,山东某毛纺出口厂经理徐东近日收到了今年年初一笔外贸订单的结汇款,他十分高兴。因为,由于美元的持续升值,这笔价值10万美元的订单,多赚5万元人民币。“去年美元持续贬值,使得不少外贸企业本就不厚的利润变得更加薄了,所以最近美元升值,很多外贸企业都开始选择这个时候结汇。”徐东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进入2月以来,此前人民币显著的升值趋势有所反转。截至4月2日,也就是清明节假期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收盘价跌至6.57。而根据最新数据显示,4月9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较上一交易日调升54个基点,报6.5409。

  人民币“跌跌不休”的态势还在继续。4月9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报6.5526,与此同时,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报6.5668,从4月7日算起的3个交易日,离岸人民币汇率累计下跌了143个点,即离岸人民币贬值0.23%。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谭雅玲表示,我国外贸出口半壁江山是由民营企业撑起来的,其中又以中小企业居多,他们抵挡市场风险的能力比较弱。去年5月末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突破7.1后,人民币一路升值,这令不少外贸企业的出口利润被汇率吞没。

  对此,商务部研究院对外贸易研究所所长梁明也认为,由于汇率变化、人民币升值,企业的出口会面临非常大的竞争,可能很多商品难以卖出,这也是当前影响我国出口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

  因此,人民币贬值短期内可以缓解外贸企业的出口压力,扩大出口份额。

  人民币“跌跌不休”

  从去年5月底到今年2月,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收盘价从最低7.13左右大幅升至最高6.43左右。然而,进入2月中旬以后,人民币开启贬值模式,主要是因为美元持续升值的缘故。

  3月30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5641,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即期市场、离岸市场上,均创下2020年12月以来新低。自2020年12月以来,在岸人民币最高达6.4236,四个月时间,10万美元已升值约1.4万元。

  据行情走势图显示,1月7日—4月8日的3个多月,美元指数累计上涨了2613点,即美元升值2.92%。反观离岸人民币汇率,从2月16日起,截至4月9日的1个多月,离岸人民币汇率累计下跌了1517个点,即离岸人民币贬值2.36%。

  梁明对本报记者表示,从中国整体来看,人民币升值会影响出口竞争力。以外币表示的中国出口价格在增加,相当于中国的商品变贵了,那么这最终就体现在价格的竞争力下降上。

  因此,此轮人民币贬值对于出口企业来说无疑是利好。知名宏观经济分析人士李健对本报记者表示,对于企业而言,人民币汇率变动有利有弊。人民币贬值时,一些行业以美元计价的出口订单兑换成人民币时将直接受益。例如人民币每贬值1%,传统纺织服装出口行业净利润率上升2%-5%。而一些公司却不希望人民币贬值,以航空公司为例,行业内企业往往拥有大量美元负债,人民币贬值意味着其负债成本上升。

  徐东告诉记者,每年的7月至10月是他们公司的出口旺季,而一般情况下,结汇时间一般会比出货时间再滞后一个月或45天,因此去年他们的订单利润都不高。虽然价格上涨了,但是利润反而变少了。

  “而且,现在外商也变得越来越精明了,人民币贬值的时候,汇率一波动他们就要求更改采购价格,但一升值,那就不着急调价,最终受伤的还是外贸企业。”徐东说。

  南京某银行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去年人民币升值趋势明显,很多企业主在签订出口合同后,会立即到银行来办理远期结汇业务以锁定结汇价格。但近期这一现象却发生了改变。由于人民币对美元贬值预期,使得原来热门的远期结汇业务也大不如从前了。

  对于后期人民币汇率走势,中信证券明明认为,美元和美债收益率走势的两大因素出发,美元在基本面预期、货币政策信号以及权重货币的影响下存在较强支撑,同时预计美债利率的上行大概率会是全年的趋势,预计人民币汇率二季度将回调至6.6上方。对于人民币汇率贬值的可能影响,人民币在一定程度上具有风险资产属性,应当防范人民币汇率贬值同时带来国内风险资产调整的风险。

  企业如何应对汇率风险?

  如今,人民币双向波动已经成为常态。

  4月7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在《经济参考报》刊文表示,近期人民币汇率回落,仍属于健康、正常的调整,反映人民币汇率步入了双向波动的新常态。管涛还指出,双向波动有助于缓解持续单边升值给国内企业造成的财务压力。

  “汇率升值确会对一些薄利型企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尤其是我们经常提到的七大类劳动密集型商品,即纺织品、服装、箱包、鞋类、玩具、家具、塑料制品。一方面,它们通常是薄利型商品,利润本来就非常低,因此很容易被汇率变动的幅度所覆盖;另一方面,这也要看该类出口商品的制造是否涉及一些零部件进口。当人民币升值时,如果某一出口商品的制造需要大量的进口零部件,那么汇率的变动对该产业是有利好的。但反过来,如果一些企业的商品是纯粹的国产,又是薄利型的劳动密集型企业,那么它们受到的影响无疑是非常大的。”梁明说。

  在这一背景下,据了解,商务部已发布了一些外贸企业的汇率避险业务手册,提醒大家使用一些现有的汇率避险工具进一步规避风险。

  对此,首钢集团有限公司外汇风控经理闫明表示,在人民币汇率新常态下,企业的汇率风险管理与之前完全不同。现在,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且年波幅变大,在这种情况下不论企业购汇还是结汇都将面临汇率波动风险。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之前多次强调,企业应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常态,通过套期保值将双向波动的不确定性变为确定性,集中精力做好主业。因此企业需要对所面临的外汇波动风险有清醒的认识,在掌握外汇波动特点的同时做好汇率波动的防控措施。

  此外,当前用跨境人民币收货款也成为很多外贸出口企业考虑的应对策略。业内人士认为,用跨境人民币收货款最直接、最主要的好处就是能够规避汇率风险。此外,跨境人民币还能够节省汇兑成本、贸易融资的费用,从而降低财务成本。

  而随着我国进出口贸易的稳步发展,各贸易伙伴在与我国进行贸易结算时还可能会增加对人民币的持有。统计数据显示,当前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和委内瑞拉等29国,已经逐渐在贸易结算或投资中转向使用人民币。29个国家中,越南、哈萨克斯坦、韩国、马来西亚等13个国家2020年从我国进口各类纺织品超过5200亿人民币。